关于我们
爱朋医疗]【快乐产房 母亲节专辑】(四)作为一家医疗企业我们的修
作者:admin  更新时间:2020-06-30 07:58:09

  每年五月的第二个星期日是普遍意义上的母亲节,第一医学频道联合江苏爱朋医疗科技股份有限公司,邀请国内知名麻醉专家,以“快乐产房,献给妈妈的爱”为主题,畅谈“分娩镇痛”(无痛分娩)的过去与未来、医学与人文、科技与文化。本文根据江苏爱朋医疗科技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王凝宇的采访整理而成。

  我经常跟同事们说,“产妇分娩后脸上的笑容,值得我们为此努力工作一辈子。”

  2004年,我们公司的全自动注药泵拿到了注册证,并投放市场。当时它主要用于术后镇痛,也包括剖宫产术后镇痛。我们接触了许多产科麻醉科的专家和老师,也了解到“分娩镇痛”已经是比较成熟的操作技术。

  在这个过程当中,我们深切体会到“分娩镇痛”是社会价值极大的诊疗服务工作,同时也体现了人文精神。它把社会价值和商业价值结合在一起,是非常有前途的商业机会。

  所以,我们在技术储备和设备的升级换代过程当中,比较早开启了相关的工作。公司约十年前就开始做这类储备,大概算是最早开始这方面产品提升和改良的了。

  2010年之后,已经有不少医院在产妇“无痛分娩”时陆续使用我们公司的产品,包括目前在SCI上发表的一些学术文献,有一定的比例都是用我们的产品来写的。

  从人文关怀的角度,我个人印象比较深的是几年前,我们工作群里一位同事发的一张照片。这张照片是在上海浦东新区妇保医院拍摄的,一个产妇用我们的产品进行分娩镇痛时笑得非常灿烂。我当时被这样的笑容深深打动,她的眼神,给人一种对美好生活的向往和憧憬。

  我当时经常跟同事们说,“产妇分娩后脸上的笑容,值得我们为此努力工作一辈子。”

  我们的产品及我们的工作可以让更多的产妇体会到分娩的愉悦,让更多人可以从初始的时候就充分体验做母亲的快乐,而不用分心考量分娩的痛苦,甚至在分娩痛苦的阴影下,做出一些不利于下一代成长的选择。虽然国内目前的无痛分娩率还比较低,但我们仍会长期地关注这个领域,让我们的产品、服务做得更好,让更多的人受益。

  在医疗的基本理念里,人是一个有情感、有尊严的生物体,在治病的过程当中,不仅要关注疾病的治疗,更要关注整个治疗过程中的人文关怀。而这不能仅仅靠医护人员的赤手空拳,它需要借助一些工具,或者说需要借助一些更智能、更人性化的工具,以达到更好的人文关怀。

  从医生的操作技术上来讲,国内医生的实践经验是非常丰富的,比如在椎管内麻醉的操作水平,包括并发症的预防处理,都处在国际领先或国际先进水平。

  从产品的角度来讲,我们还有很多地方需要持续向国外学习。比如说产品设备如何更智能,个体化的镇痛效果如何更精准。比如说给药的速度、浓度是不是有可能和病人的疼痛做闭环、智能的关联,甚至包括给药的方案、速度,是不是有可能跟胎儿的位置、胎儿的体重有所关联等等。这方面我们还需要持续研究改进。

  另外一方面,在信息化和物联化方面,虽然和国际水平相比,我们不见得会有很大落后,但它依然有非常大的发展空间。

  我们可以把分娩相关的设备做物联,把信息打通。比如,在镇痛前的准备,分娩的过程,产妇以后的康复中,那些参与分娩镇痛的医护,包括麻醉科医生、产科医生、助产士,都能共享信息。也可以将产妇、胎儿的生命体征,包括设备的运营记录等数据进行共享。这些可以持续发展,且空间非常大。

  还有一点,在人文关怀的可操作性上,个人认为我们可以在技术、工具方面衍生出一些能体现人文关怀的设备,帮助目前国内医生在工作量非常大的情况下,给到产妇一些人文关怀。

  比如大家都知道疼痛的个性化很强,每个人的疼痛阈值是不同,有一些非药物的治疗方式、物理方式、心理疏导方式,都能在一定程度上缓解分娩疼痛。

  这不仅是对生理上疼痛的缓解,更是对产妇心理上的帮助,以及这样做是否可以降低产后忧郁症的发生率,这都值得去探索。

  未来,在这些方面,我们会持续跟踪国外最先进的技术发展,结合国内的实际应用场景,使我们的技术更贴切、更完整、更闭环地服务于分娩镇痛。

  企业,一定会从商业的角度考虑问题,我个人觉得市场需求其实不能孤立看待。我们考量此时此地的市场需求时,需要将市场需求和市场成熟度,以及企业的竞争力的对比等维度结合起来看。

  需求是刚性的,市场还不怎么成熟,我们又具备了相对的竞争力,这样的领域我们比较愿意介入,无论是疼痛管理类的,还是鼻腔护理类的,其实都符合了这样三个维度的判断。

  包括我们去年年底开始布局的新兴医疗器械、全生命周期的孵化服务。国内现在的政策支持医疗器械注册人制度,可以把产品的注册证和医疗器械的生产许可证剥离,极大的促进医疗企业的创新和创业。

  在我们熟悉的领域当中,可以为那些创业创新的伙伴们去提供多维度的支持和服务,包括分享我们的经验和教训。也可以从资本、注册、研发、生产、营销等方面,给予创业者更多的支持。

  我们会在众多的市场需求中去挑选,在符合这样属性的细分领域去开拓。其实我们现在在做的疼痛管理和鼻腔护理这两个领域,市场容量还是非常大的。

  我一直在内部讲:“宽度很重要,但是深度同样重要。”

  我国每年大概有1500万产妇,这个数字其实极其庞大。虽然这几年生育率没有上升,可能还略微下降,但是从绝对数字来讲,依然非常大。

  这种数字放在全球,无论从商业角度,抑或从社会价值来看,它都非常大。因此,要很好地推行一个使产妇们受益的技术,一定是全方位、全社会共同努力的。

  作为企业,我们参与的点,更多的是产品、技术,要做到让患者、医生的体验感更好、更智能、更安全。

  此外我们有必要参与的,是让更多产妇知道这个产品的好处,减轻医生的工作量。包括协助医学学会、第三方医学媒体进行宣教,甚至帮助更多医护了解这项技术,让他们成为熟练掌握这项技术的优秀医护人员等,这都是我们可以努力的地方。

  同时,在这个领域当中,我们还有很多未知的东西可以探索。比如在分娩镇痛的过程中,孕产妇的体征变化,以及这种体征变化对于后期康复,以及胎儿养育等,是否有一些正向的帮助等等。

  在研究这些空白领域的过程中,企业有很多机会协助专家、老师更好地开展研究工作,为更新、更好的医学设备提供技术支持。

  在这些方面,企业可以做好医生的助手,做好媒体支持,做一个推广员、宣传员。虽然说分娩镇痛过去几年的发展比较慢,但是这个势头变化非常快。而且,孕产妇阶段是最善于接受、最愿意学习新东西的阶段,她们非常乐意去学习关于分娩、养育孩子的相关知识。

  试想,随着更年轻的90后、00后进入生育年龄,她们接受分娩镇痛的意识会大幅度提升。另外过去受限于医疗费用的情况也会大幅度减少。同时我们也非常开心地看到,政府在政策层面上,对于分娩镇痛有较大倾斜。有些地方也已经突破了过去很多年都没有突破的一些收费情况。

  所以在这个过程当中,我觉得企业值得去做出更多努力,去做各方面力所能及的推动, 稻盛和夫曾经说:“工作就是修行”。对于爱朋来讲,在分娩镇痛的领域,我们愿意去做出更好、更智能的设备,去提供更体贴的服务,这是爱朋公司的修行。

  爱朋于2001年成立。成立之初就专注于精确持续给药设备的研发。2004年获得了国内第1张全自动注药泵的医疗器械注册证,打破了国外在细分领域中的设备垄断。

  2013年,我们的产品从一个持续精确给的设备,拓展到整个疼痛管理全流程所对应的器械、工具。我们还专门开发了一套信息化系统,叫做iPainfree疼痛信息管理系统。

  2018年公司在创业板上市,是目前国内唯一家以疼痛管理作为主营业务的A股上市企业,去年营收约3.8亿,公司661人。

  爱朋的英文拼法是apon(Any Perfect On Next),中文的意思是希望完美无极限,我们希望自己做的事情,每一次都可以比前一次做得更好,并且期待下一次做得更加好,这也是企业核心价值观的重要内容。

  爱朋,是一家持续创新不断去追求极致的公司。

  上市对一家企业来讲,其实是个必经之路。就像一个孩子成长的过程当中,TA需要上高中、上大学,只不过在这个阶段当中,大学的录取率还比较低。

  随着注册制的推广,我相信未来在国内上市公司的数量会越来越多。换句话讲,以后只要这个企业立志于做得更好、做得更强,总归是要去读大学的。

  当然,和上市之前比,上市之后责任会变得更大一点。

  过去你仅仅要对周边的同事、产品、客户负责,现在可能要增加上万甚至几万的投资者,你要对这些投资者负责。

  而对大多数的普通投资者而言,他可能看了一份财报,看了几篇报道,就投资你了。他们投的不是钱,投的是一种信任。

  无论针对个人,或针对企业,信任都是最不应该被辜负的。所以上市以后,跟过去相比,爱朋责任更大。

  爱朋上市一年多了,客观上讲,我们外表上其实没有多大的变化,比如说我们的办公室还是原来的办公室,甚至大家的颜值也没有什么很大的变化。但是从内在而言,我还是观察到了一些变化。

  比如在一些内部的讨论会上,经常会有同事发出这样的提问,我们这样做是不是在以一个上市公司的标准来衡量自己?我们这样的水准有没有达到上市公司的要求?

  我觉得这种内在的变化,假以时日一定会带来让外在公众看得见的变化。

  未来,我希望我们公司可以将科技作为主要驱动力,做深度布局,深度耕耘,成为一家更有品质、更有温度、更有创新的公众型器械类公司。

  一直以来,产妇和孕妇都是全社会非常关注的群体,她们能够用我们的技术,用我们的产品,包括我们的服务,而我们也非常荣幸,可以为这个人群做一点工作和努力。

  为孕产妇做一些工作,其实就是为未来做一些工作,善莫大焉。因此,我们非常开心有机会介入这个细分领域,并更好地为孕产妇服务。

  如果可以再做一次职业选择的话,相信我们公司绝大多数同事依然会选择从事分娩镇痛相关的工作。